评论

好,我这就带他出去找麻雀

人生感悟明白
0 36

 上海的总是冬季来得太突然,以至于云儿都猝不及防地搁浅在了天空中。太阳早早地收起了淡淡的光芒,躲进了厚厚的云层里。窗外的西北风歇斯底里地呼啸着,像是在蔑视,又似乎在告诫这个冬季快点离去。


我早早地和爱人带着儿子出门去打预防针。路上,儿子趴在车窗上,用他那稚嫩的小手努力地指着窗外,嘴里不停地嘟囔着。这些风景是他见过的,却是不常见的。预防针打完,稍作停留便催促着爱人开车回到了家中。对比,我并不在意,总觉得这个年纪的孩子只是对一些事物好奇而罢了,真要记,应该是记不得的。倘若在外面吹了风,受了凉,自然是得不偿失的。


因工作的缘故,Mickey是我而立之年后才喜得的孩子。坦白说,自爱人怀孕时我便渴望肚里的宝宝是个儿子,与重男轻女的旧观念着实无关,只是打心里想要个儿子。以至于得知是个男孩后,自然是满心的欢喜,再加上之前的期盼,对儿子的宠爱便自然也就更上一层。喝的奶粉,吃的零食,穿的衣服,甚至外出都是再三考量的,用那句俗话“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了”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
回到家,本以为他会向以往一样睡个早觉,可他似乎停留在了刚刚的观赏街景中的兴奋中,使劲地在我怀里扭动,手指不停地指着窗外。


是有什么东西?顺着儿子手指的方向瞧去,除了几棵枯萎的树,便是屋檐和电线杆了。


“他是在找麻雀。”母亲看到我一脸疑惑的样子,告诉了我。


“找麻雀?这个季节麻雀应当不常出现啊!更何况他这么小,能懂什么?”


“他是在找麻雀,不信你看。”母亲从我怀里接过了儿子来到窗前:“Mickey,麻雀在哪里的?”


儿子听到后,指了窗外的电线杆上,又指了指枝丫、屋檐、天空等地方。


“你还记得你小时候想养麻雀的事儿?”


“记得啊,本想抓了养着,可你告诉我麻雀脾气大,向往自由,人为饲养是养活不的。”


“恩,最近他很喜欢看麻雀,一边看嘴里还一边咿咿呀呀自言自语着,一看就是好一会儿。”母亲似乎是在对儿子说,又似乎是在对我说的。


“好,我这就带他出去找麻雀。”

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取 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