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典故杂谈

寻味开封:宋朝人的饭量有多大

时间:2017-09-09 13:28:13   作者:本站管理员   来源:   阅读:63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北宋有一位饭桶宰相   忘了是初中还是高中了,语文课上,老师讲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,说赵国跟秦国打仗,老是打不过人家,于是赵王想重新起用老将廉颇,可又担心他年老体衰难以胜任,就派使者到廉颇家里打探虚实。廉颇听说使者来了,蒸了一斗米,煮了十斤肉,当着使者的面,一顿......
北宋有一位饭桶宰相

 

  忘了是初中还是高中了,语文课上,老师讲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,说赵国跟秦国打仗,老是打不过人家,于是赵王想重新起用老将廉颇,可又担心他年老体衰难以胜任,就派使者到廉颇家里打探虚实。廉颇听说使者来了,蒸了一斗米,煮了十斤肉,当着使者的面,一顿吃个精光,然后套上铠甲,翻身上马。那意思是说,我虽然年纪大了,照样能吃能打,身子骨好着呢!

 

  当年听这堂课,印象最深的不是廉颇跟蔺相如闹别扭,也不是那使者回去怎么跟赵王讲廉颇的坏话,而是廉颇的饭量:一顿饭竟然吃了一斗米、10斤肉,这家伙太能吃了!

 

  当然,现在我知道,赵国的斗跟现在的斗不一样,现在一斗有10公升,赵国一斗只有2.1公升,2.1公升米才3斤重而已。另外,当时一斤相当于今天4两,所谓“十斤肉”,其实只有4斤。

 

  但是朋友们,廉颇一顿吃完3斤米和4斤肉,那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壮举啊。我蒸过米饭,知道3斤大米加水蒸熟,用我们家的白瓷碗去盛,至少能盛10碗。何况还有4斤肉,且不管是4斤肥肉还是4斤瘦肉,即便就4斤排骨,我也吃不了三分之一。所以我对廉颇的饭量非常佩服。

 

  再后来看《太平广记》,在第849卷又读到了廉颇的事迹:“廉颇毕老,犹啖肉百斤。”这句话比较笼统,没讲是一天“啖肉百斤”,还是一顿“啖肉百斤”。照上下文,应该是指一顿。好家伙,廉颇的饭量更惊人了,一顿能吃100斤肉!

 

  咱们前面说过,赵国一斤等于今天4两,当时100斤也就是今天40斤,廉颇真要是一顿就能吃40斤肉的话,那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饭量大得像非人类,赵王当年不替他申报吉尼斯纪录,真是太可惜了。

 

  《太平广记》是传奇故事的集大成,可信度不高,咱们再翻开几本可信度高的书。

 

  第一本书,北宋史学家司马光写的《涑水记闻》。这本书里说,宋太宗在位时,有个宰相叫张齐贤,此人长得又高又胖,海拔七尺。宋代官尺是31公分,比今天的尺短不了多少,身高七尺,将近两米有二,差不多一个小姚明。这个张宰相的饭量同样超过常人,“嗜肥猪肉,每食,数斤立尽”。一顿能吃好几斤肥猪肉。宋太宗淳化年间,张齐贤被罢相,下放到四川云安县,云安县官听说张齐贤饭量大,想知道他究竟能吃多少,于是在接风宴上备了一只红漆大桶,张齐贤每吃一口饭,就有人往桶里盛同样大小的一口饭,等宴席结束,那只大木桶竟然满了,真是名副其实的“饭桶”啊!

 

  《涑水记闻》这本书是司马光写完《资治通鉴》以后,专门整理的资料汇编,在这本书里,凡是未经考证、可信度不高的故事,司马光都不予收录。所以我觉得,《涑水记闻》里对张齐贤饭量的描述应该没有夸大之处。

 

  第二本书是宋末元初史学家周密写的《癸辛杂识》。《癸辛杂识》前集记载,宋孝宗在位时,有个右丞相叫赵雄,“形体魁梧,饮啖数倍常人”。跟张齐贤一样,也是大个子兼大饭量。赵雄身高具体多少,书里没写,只写他一顿饭可以“食笼饼百枚”。笼饼也叫炊饼,又叫蒸饼,武大郎当年卖的就是这玩意儿,其实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馒头。“食笼饼百枚”,就是说赵雄一顿能吃100个馒头。

 

  问题在于,我们不知道这馒头的个头有多大,倘若是旺仔小馒头,那不稀奇,甭说赵雄了,我一顿也能吃100个。为了弄清楚赵雄的饭量,咱们还有必要再往下看。

 

  《癸辛杂识》记载,赵雄做右丞相时,有回请一个下属吃饭,“各饮酒三斗”,每人喝下去3斗酒。

 

  宋斗有5.8公升,装酒10斤有余,3斗酒也就是30多斤,赵雄及其下属每人喝下去这么多酒,可比武松在景阳冈下连喝18碗还要厉害得多。

 

  不光喝酒,赵雄让厨子“煮羊肉各五斤”,一个人5斤羊肉,又风卷残云吃下去了。

 

  喝完3斗酒,吃完5斤肉,赵雄“醉饱摸腹”,揉着肚子大叫过瘾,说明他吃饱喝足了,可能还有点儿肚子胀。他那位下属呢,“屹不为动,又饮斗余乃罢”,居然又喝下去十来斤酒。

 

  张齐贤饭量大,能吃肥肉好几斤;赵雄饭量更大,除了能吃完几斤肉,还能再喝下去几十斤酒。俩人排行,张齐贤得排在赵雄后面。赵雄呢,又得排在他那位下属后面。可惜周密没在《癸辛杂识》里写出那位下属的姓名,这使得我们的饕餮榜上出现了一位无名好汉。

 

  《水浒传》第二十七回,武松被发配孟州,途经十字坡,去孙二娘饭馆里打尖。孙二娘问道:“客官,打多少酒?”武松说:“不要问多少,只顾烫来,肉便切三五斤来,一发算钱还你。”孙二娘说:“也有好大馒头。”武松道:“也把二三十个来做点心!”于是孙二娘去里面取出一大桶酒、两大盘肉、一大笼馒头,让武松和押送他的两个公人吃。

 

  宋朝人说的馒头,正是咱们今天说的包子。武松和两个公差一顿饭能吃二三十个包子,而且还是个头很大的包子(孙二娘说是“好大馒头”),而且还要喝一大桶酒,吃两大盘肉,说明武松的饭量也很大。别忘了,在景阳冈打虎那回,他还喝了18碗酒呢!但是无论跟张齐贤比饭量还是跟赵雄比酒量,武松都要败下阵来。

 

  有必要插一句:宋朝的酒不是蒸馏酒(宋词里有“烧酒”,是指红色的葡萄酒),而是酿制酒,度数通常很低,所以赵雄及其下属才有可能连喝几十斤而不致酒精中毒。

 

古人饭量并不大

  环视当今,一顿饭能吃几斤肥肉,饭量赶超北宋宰相张齐贤的牛人或许有那么一些,但馒头、蒸饺能整百整百地吃,酒能几十斤几十斤地喝,像南宋丞相赵雄那样的变态级牛人,还实在是找不到。这是否说明古人的饭量要比今人更大呢?我觉得未必。

 

  我们看了出土的汉代木简就知道,西汉时期,边疆士兵每月口粮是“三石三斗三升粟”,平均一天11升小米,而且还是没有脱壳的小米。这里的“升”是指汉朝小升,折合今天120毫升,11升无非也就1.32公升而已。1.32公升没脱壳的小米,能出一斤五两小米就不错了。这么点儿口粮,除了养活自己,还得养活家人,说明汉朝士兵及其家人的平均饭量决不会比今人强到哪儿去。

 

  《汉书·匈奴传》载,西汉末年,干重活儿的壮年男子300天内平均要吃18石大米。300天吃18石,一天只吃6升。汉朝的“升”是200毫升,6升是1.2公升。1.2公升米,大约重一斤半。我记得我读大学时,寒假出去勤工俭学,在工地上刷涂料,一天也能吃一两斤米,这还不算早上吃的馒头、中午吃的面条以及晚上吃米饭时就的菠菜豆腐什么的。

 

  至于那些不干重活儿的古人,饭量就更小了,《四友斋丛说》卷10记载,明朝成化年间国子监祭酒章懋一家10口人,不算小孩,每人“日食一升”。明朝一升是980毫升,装米刚刚一斤。章懋一生节俭,严禁家人买肉以及吃零食,一人一天一斤米,最多只能补充两千大卡的热量,对现代人来说,这么点儿热量仅仅刚够维持生命。


相关评论

版权所有:开封企业网  电子邮件:kaifeng@kfqyw.com
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果有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,请与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!


  豫ICP备17028188号
Powered by OTCMS V2.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