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典故杂谈

寻味开封:四司六局

时间:2017-09-17 10:26:38   作者:本站管理员   来源:   阅读:142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什么是四司六局  此前没有哪个朝代,会比宋朝的商品经济色彩更浓厚。在北宋开封,估衣有裁缝,篦头有待诏,看病有郎中,计算书写有朝奉,修屋有工料行,出行有长随,铺陈摆设置办酒席宴请宾客,则又有四司六局。  所谓四司六局,即: &ems......

什么是四司六局

 

  此前没有哪个朝代,会比宋朝的商品经济色彩更浓厚。在北宋开封,估衣有裁缝,篦头有待诏,看病有郎中,计算书写有朝奉,修屋有工料行,出行有长随,铺陈摆设置办酒席宴请宾客,则又有四司六局。

 

  所谓四司六局,即:

 

  帐设司,在家庭布置上提供墙面、屏风、隔帘、围幕、桌帷、地板、搭席、书画等服务。

  茶酒司,在红白宴席上提供迎客、送客、点茶、斟茶、烫酒、筛酒、请坐、揭席等服务。

  台盘司,在大型酒宴上提供托盘、接盏、劝酒、奉食等服务。

  厨司,或者是官绅富商自家所设,或者是酒楼食店服务上门,或者是设行独立的行会组织,专门为雇请者打料、批切、烹煮、炮烙、煎炸、做羹以及提供五味调和等服务。

  果子局,在宴会上为干果、时果剥洗装盘。

  蜜饯局,在宴会上为蜜饯、咸酸、时花剥洗装盘。

  菜蔬局,为雇主选购蔬菜、糟藏蔬菜以及在宴席上提供布菜服务。

  油烛局,专掌灯火照耀、立台剪烛、壁灯烛笼、装香簇炭之类。

  香药局,专掌药碟、香球、火箱、香饼、听候索唤、诸般奇香及醒酒汤药之类。

  排办局,专掌挂画、插花、扫洒、打渲、拭抹、供过之事。

 

  从服务范围上看,帐设、茶酒等四司互相补充、互不重叠,果子、蜜饯等六局也互相补充、互不重叠,而在四司和六局之间,帐设司的部分工作是排办局可以做的,台盘司的部分工作又是果子局、蜜饯局可以做的,所以四司和六局是存在竞争的两套系统。四司的服务范围更广,从家庭装饰、陈设布置到迎宾送客、饮食服务一应俱全,几乎可以覆盖一个家庭日常生活的所有方面;六局则只涉及宴席服务。然而它们与上文提到的种种雇工一样,都是靠提供劳务并获取报酬为生的,所不同的只是更有组织性和团队性,而且与物资市场结合得更紧密:如帐设司所布设屏风、帷幕,都可以从物资市场上赁到,所以四司六局中又有置买陈设和酒器的,在上门服务时带同伙过去,劳务带物资,包工带包料,全套经营。

 

  四司、六局比较起来,前者更具备日常性质,多为富家贵宅包养,只服务于一家一户,像常年雇用而没有人身依附关系的仆妇小厮一样,或者就是大户人家的仆妇小厮,经由讲究排场的主人组织而成。而六局除了宴会上需要之外,平日大可不必常设,所以更具备临时性质,除了那些财大气粗的主儿,可能会在家里养着全套的四司和六局,别的户家都应是在开办大型宴席的时候再到市场上雇请。

 

  话本《史弘肇龙虎君臣会》中,越州知府洪内翰宴请宾客,“那四司六局祗应供奉的人都在堂下,甚是次第”,这里说到的四司六局,就全是洪内翰从外面找来的,洪内翰是雇主,四司六局的人是受雇者,他们之间是临时的雇佣关系,而不是长期的主奴关系。

 

  孙光宪《北梦琐言》中,后蜀郡守赵雄武家里,“居常不使膳夫,六局之中各有二婢执役,当厨者十五余辈,皆着窄袖鲜洁衣装”。也就是说,朝廷给他配备的专职厨师他一概不用,因为家里有果子局、蜜饯局、油烛局、香药局什么的,举行什么宴会都不在话下。此六局与赵雄武就是雇佣关系,而不是主奴关系。换句话说,有些四司六局是专属于某家某户的。

 

  灌圃耐得翁《都城纪胜》描写临安生活,给我们对四司六局的两种定性做了个确证,他说:“官府贵家置四司六局,各有所掌,故宴席排当,凡事整齐。都下街市亦有之,常时人户,每遇礼席,以钱倩之,皆可办也。”即四司六局在从属性质上分为两种,一种是官宦富贵人家常设的,一种是脱离任何家庭而独立,可以给所有雇主提供服务的。

 

  四司六局走红于两宋都城。北宋东京每逢八月必有秋社,从宗祠到行会,从官学到私塾,从寺院到衙门,都有自己的秋社活动,一般都要请演杂剧以及举办酒宴,俗称“社会”。“社会”是公共活动,参与者多,酒宴规模大,宴席上礼节也多,就需要四司六局来帮忙,于是大户挑头凑份子,花钱雇一帮果子局、排办局的人来,既省心省力又显得齐整排场。南宋临安府也是一样,凡春社、秋社、重午、端阳等聚会,民间娶亲丧葬动土建房等酒席以及衙门同僚的春宴、进士们的鹿鸣宴、举子们的同年宴,皇帝和皇太后生日时举办的满散祝寿宴,诸如此类的大型公私宴会,一般都会有四司六局提供服务。当然,像皇帝皇太后生日那种宴会,其四司六局就是宫廷常设的,倒也不必跑到街上去雇请。

 

四司六局的来历

  事实上,四司六局最初就是宫廷的发明,如果沿着历史的长河往源头追溯,就能一直追溯到大隋朝。《北史》卷13有记载,说隋炀帝杨广嫌他老爸设计的宫廷生活不够舒坦,自己重新搞了一套服务系统,其中就有四司六局。彼时四司是在六局之下,而六局则包括尚宫局、尚仪局、尚服局、尚食局、尚寝局、尚工局。简单地说,尚宫局负责后宫的门户安全、后妃女官宫女太监等人员的名额统计以及向杨广传递大臣们的奏章;尚仪局负责保管书籍、调谐音律以及制定仪礼;尚服局负责帮皇帝和后妃整理衣饰以及掌管御前仪仗;尚食局负责皇帝的餐饮和医药;尚寝局负责床席帷帐、宫廷清洁,也管理御花园;尚工局负责宫廷营造、御服裁制、珠宝加工等。每局下面又各设四司,如尚宫局下又有司言、司簿、司正、司闱,尚食局下又有司膳、司醖、司药、司饎。所以说,四司六局最初实为六局二十四司,主要是给皇帝日常生活提供服务的常设组织。

 

  到了唐朝,姓李的那帮皇帝觉得前朝宫廷生活过得挺刺激,就把杨广那套系统复制过来,仍然在宫廷内设六局,仍然在六局下设四司,只是做了小小改动,把尚宫局去掉,补上了尚乘局,把尚寝局去掉,改成了尚舍局。此时尚舍局已有帐设司,初具宋朝四司的雏形(见《旧唐书》卷48)。

 

  宫廷内的六局系统好似接力棒,先由隋炀帝传给唐朝,唐朝皇帝们冲刺了一段,又把它传递给五代,五代瞎跑乱撞了没几步,又把它交给了宋朝,于是宋朝宫廷把六局变成了尚食、尚药、尚辇、尚酝、尚舍和尚衣。“酝”就是酿酒,“食”就是吃饭,六局当中,倒有两个跟吃喝有关(见《东京梦华录》卷1)。当接力棒传给五代十国的时候,尾大难掉的节度使们就在衣食起居上模仿起了皇帝,皇帝有四司六局,他们也要有四司六局,再后来,连开府建衙的地方官都赶了潮流,四司六局在晚唐以后花开处处,而名称也随着模仿者的更改而不断变化。

 

  平民意识浓厚的宋朝则更进一步,四司六局不仅可以盛行于王公府邸豪门大户,也可以从所有依附关系中揭竿而起,独立成一个个劳务组织,为所有的人服务。前提是,只要您掏得起钱。说到这儿我想起那句被念烂了的诗: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四司六局这只燕子并不是主动飞入寻常百姓家的,而是跟风意识和商品经济双重引诱的结果。


相关评论

版权所有:开封企业网  电子邮件:kaifeng@kfqyw.com
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果有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,请与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!


  豫ICP备17028188号
Powered by OTCMS V2.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