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典故杂谈

北宋的 “捉婿”与“赌婿”

时间:2018-06-23 20:03:12   作者:佚名   来源:   阅读:133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王安石的亲家王安石写过一首特别小众的诗:同官同齿复同科,朋友婚姻份最多。两地尘沙今龃龉,二年风月共婆娑。朝伦孰与君材似,使指将如我病何。升黜会应从此异,愿偷闲暇数经过。这首诗的题目是《酬冲卿见别》,意思是马上要跟冲卿分别了,临行前写首诗送给他。冲卿是谁呢?他是王安石的好朋友,名叫......

王安石的亲家

王安石写过一首特别小众的诗:

同官同齿复同科,朋友婚姻份最多。

两地尘沙今龃龉,二年风月共婆娑。

朝伦孰与君材似,使指将如我病何。

升黜会应从此异,愿偷闲暇数经过。

这首诗的题目是《酬冲卿见别》,意思是马上要跟冲卿分别了,临行前写首诗送给他。

冲卿是谁呢?他是王安石的好朋友,名叫吴充,字冲卿,福建人,宋仁宗景祐五年(1038年)中进士,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相当于宰相。

王安石生于1021年,这个吴充也是生于1021年;王安石1038年中进士,吴充也是1038年中进士;王安石做过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吴充在王安石退休后也做了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两人同年出生,同年金榜题名,后来又做同样的官,即使在官僚机构庞大、官员数量众多的宋朝,也算得上是小概率事件。鉴于他们如此有缘,所以理所当然成了好朋友。不但成了好朋友,王安石还把女儿嫁给了吴充的儿子。所以这首诗开头就说:“同官同齿复同科,朋友婚姻份最多。”咱俩同年同齿又同科,从好朋友变成亲家的事例很多很多。

朋友变亲家,确实不鲜见。

黄庭坚跟江安县令石谅是好朋友,他的儿子黄相娶了石谅的女儿;苏辙跟濮州太守王正路是好朋友;把二女儿嫁给了王正路的儿子王适;苏辙的叔父苏焕与同年进士蒲师道交好,他的儿子苏不欺娶了蒲师道的女儿;苏东坡跟欧阳修结为忘年交,他的儿子苏迨娶了欧阳修的孙女;在范仲淹之前驻守陕西边境的大臣范雍与朝中大佬韩亿是死党,把女儿嫁给了韩亿的第四个儿子韩绛……

生活圈子决定择偶机遇,一个人在遥远的地方结了亲,若非他自己的生活圈子变大了,则必然是因为其父其母的生活圈子变大了。比如说王安石的祖上王明仅是一介农夫,所以只能娶本地村姑,自从王安石的父亲进士及第之后,王家的婚配对象就开始从临川乡下扩大到整个江南,后来王安石的女儿嫁到福建(一个女儿嫁给老朋友吴充的儿子吴安持,另一个女儿嫁给蔡京的弟弟蔡卞),王安礼的孙子娶妻山东,都是生活圈子不断扩大的结果。

却忆金明池上路 红裙争看绿衣郎

前面说王安石的女儿嫁到福建,王安礼的孙子娶妻山东,苏东坡的儿子娶了欧阳修的孙女,范仲淹的女儿嫁给韩亿的儿子,除了因为双方长辈友谊深厚,还因为双方家庭门当户对。您看,王安石是宰相,他的亲家吴充也是宰相;苏东坡是文豪,他的亲家欧阳修也是文豪。宰相的女儿嫁给宰相的儿子,文豪的儿子娶了文豪的孙女,可不正是门当户对吗?

门当户对又分两种情况,一种是现在门当户对,另一种是将来门当户对。南宋周煇《清波杂志》有云:“择婿但取寒士,度其后必贵,方名为知人。”选女婿应该选那种出身贫寒但是才华出众的有为青年,他们现在很穷,但是将来必成大器。换句话说,现在不能门当户对,但是将来可以。就像一只拥有升值潜力的股票,别人不敢问津,你看准了,别犹豫,赶紧抄底。

问题是,你怎么知道抄底抄到的女婿就一定拥有升值潜力,而不是一只垃圾股呢?宋朝人的办法是看榜,看科举考试的榜单。

北宋开封每隔两年到三年就有一次进士考试,取中的名单会在春天公布,谓之“发榜”。发榜那天一大早,达官贵人坐着马车前去看榜,从榜单中挑选名次靠前的进士做女婿。苏东坡诗曰:“囊空不办行春马,眼眩行看择婿车。”王安石诗曰:“却忆金明池上路,红裙争看绿衣郎。”一辆辆择婿的马车云集在榜单之下,一群群待嫁的仕女站立在大道两旁,等着新科进士从路上经过。这些进士还没有官衔,但是很快就会拥有官衔,不但一定升值,而且升值空间巨大,此时不抄底,更待何时?

宋真宗景德二年(1005年),一个名叫高清的青年中了进士,当即被宰相寇准“捉”到府上,将自己的侄女嫁给了他。宋仁宗天圣八年(1030年),欧阳修和王拱辰同时登第,前者考中第十四名,后者考中第一名,两人双双被副宰相薛奎“捉”到府上,分别娶了薛奎的二女儿和三女儿。

前文用了一个“捉”字,并非夸大其辞。新科进士在婚姻市场上抢手得很,有些择婿的人家抢不到,确实要用上强迫手段。按《宋史·冯京传》,北宋大臣冯京刚考中进士那天,太师张尧佐想把女儿嫁给他,他不答应,张尧佐派人强行将其拖走,一直拖到新房里,又强行给他换上新郎官的衣服。不过冯京宁死不屈,张尧佐没办法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这位准新郎溜走了。

朱彧《萍洲可谈》云:“本朝贵人家选婿于科场年,择过省士人,不问阴阳吉凶及其家世,谓之榜下捉婿。……近岁,富商庸俗与厚藏者嫁女,亦于榜下捉婿,厚捉钱以饵士人,使之俯就。”达官显贵从新科进士行列中“捉”女婿,富商大贾也来跟风,这是宋朝婚姻市场上的一大奇观,时称“榜下捉婿”。

榜下捉婿的竞争过于激烈,下手稍晚一些,新科进士就被别人抢完了。为了能抢到一个好女婿,有些准岳父会赶在考试成绩公布前提前入市,与某个他认为可以高高得中的考生缔结婚约。

宋真宗咸平四年(1001年),山东书生王曾来到开封赶考,宰相李沆给他相了相面,说:“此人今次不第,后亦当为公辅。”(叶梦得《石林燕语》)这孩子很靠谱,就算这回考不上,下回也会金榜题名,将来准是当宰相的材料,于是将女儿嫁给了王曾。李沆的眼力果然不错,王曾在礼部考试中考取第一名,并在来年春天的殿试中再次夺冠,成了状元。

宋真宗景德四年(1007年),浙江书生杜衍来到开封赶考。他是个苦孩子,幼年丧父,母亲改嫁,继父虐待他,两个异母兄弟欺负他,他被迫离家出走,流落到河南,靠贩卖书籍为生,一边卖书,一边苦读。早在他参加科考之前,河南一位富人就认定他器宇不凡,收他做了倒插门女婿,并资助他读书赶考。果不其然,杜衍在1007年顺利通过礼部考试,然后在1008年考中了进士。

在宋朝历史上,王曾和杜衍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,靠着个人的才华和努力在官场之上平步青云,后来都做了宰相。而他们的岳父在他们得中之前就“妻之以女”,眼光和识见也是相当了不起。

宋朝进士考试的录取率并不高,据北宋大臣上官均《上哲宗乞清入仕之源》一文描述:“今科举之士虽以文章为业,而所习皆治民之说,选于十数万之中而取其三二百,使之治民,理或可也。”从地方科考到中央科考,从州试、省试再到殿试,十几万考生前赴后继,最终取中的只有两三百名而已。录取率如此之低,考生们除了要拼成绩,还要拼运气。那些在放榜之前就与考生缔结婚约的岳父和准岳父们也是如此,除了拼眼光,更要赌运气,别人榜下择婿,他们榜前赌婿,关键是一个“赌”字。


相关评论

版权所有:开封企业网  电子邮件:kaifeng@kfqyw.com
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果有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,请与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!


  豫ICP备17028188号
Powered by OTCMS V2.58